致《芳华》:平凡又伟大

2017-12-20 10:26 | 青岛日报/青报网 | 小青

  今天小青跟大家聊聊电影《芳华》。

对于这部电影仲敏老师说了什么?请扫码收听↑↑

  冯小刚导演的新作《芳华》上映了。意外地发现影院满场,而且一半以上是白头发的中老年人。来的正是当年电影中刘峰、萧穗子同龄人,这电影像他们的致青春。坐在我身边的老阿姨(不知道是不是文艺女兵),打扮得精致得体,很像中老年文艺工作者,看的过程中她一直在抹眼泪,散场我看到她的围巾都抹湿了一大块。

  快60岁的文工团“青年”冯小刚也是他们那代人,在拍完了一系列的贺岁档之后,带着足够的原始积累他开始放飞自我,为自己的情结拍一部电影。他说,这一部文工团的青春电影,就是写给当年文工团女青年的一封“情书”。

  严歌苓在写这部小说的时候,起的英文名叫《you touched me》(“你触摸了我”),不过电影的英文名叫《youth》(“青春”)。可见,两者的差别。电影剧本据说也是严歌苓改的,不过可能根据冯小刚的意见,更多的是用视觉造梦回忆的感觉。小说的色调更为冷酷、荒诞,而电影的色调基本是暖的。

  电影主题讲述的是文工团几个女兵和男主人公刘峰之间的聚散离合,在时代的变迁下,个人情感和选择,充满了真实的年代感和对命运的唏嘘。

  所谓“平凡中的伟大”、所谓时代和个人

  《芳华》小说的一开头写二十年后,在北京的王府井,穗子在喧闹的人群中看到了一张平凡的脸。这张脸隐没在人群中,无法辨认,它“唯一的问题是它没有任何问题”,闭上眼睛想不起来它的具体特征,任谁都无法准确描述。

  这是男主人公刘峰的脸,也是他一生的写照。他隐没在岁月里,淹没在时代的强大叙事里,毫无问题,也是隐含了最大的问题。

  文工团里的人叫刘峰“雷又锋”,是慢慢读liu feng名字时的谐音,也因为他就是团里的活雷锋。团里所有人有事他都热心解决,是先进分子、道德标杆。

  那个时代宣扬“平凡中的伟大”,刘峰就是平凡中最伟大的那颗螺丝钉。

  可荒诞的是,什么叫“伟大”,年轻的我们并不知道。而更可能是,宏大的时代叙事与青春的生命热情相撞,在“激情”这一点上是同质的,青年们辨认出这一点后,就纵身投入其中,感受着不平凡的荷尔蒙刺激。文工团如此特殊,这个歌舞升平的世界里,轰轰烈烈的生命与轰轰烈烈的革命长在了一起,敲锣打鼓、歌唱舞蹈,人们分不清这是青春的盛宴还是革命的理想主义。

  只有革命间隙,当文工团女舞蹈演员洗完澡后,拿着大盆小盆,迎面走过,她们身上的香气趁机乱窜,肉体的气息,吹来夏娃的诱惑,这时候青春和革命才面临巨大“分歧”,是允许自己“下流”还是继续“伟大”?

  在少年和圣人之间,入戏太深的刘峰一时无法协调,陷入了混乱。从此他的命运随着它的思想危机顺流而下,他被贬边疆,参与越战,失去手臂成为残疾人。最后复员后在改革开放的商业浪潮中,他更加无法适应,只能艰难谋生,结果度过了不算“伟大”甚至卑微的一生。

  刘峰的圣人情结越高尚,导致他命运流向的原因和遭遇也就越荒诞。这个故事里,没有人有错,荒诞也在这里,有错的是个人局限与时代主题的贴身肉搏、无处可逃。

  仲敏

  北京圆点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。企业EAP培训师、青岛日报/青报网特约心理专家;岛城多家主流媒体特约心理专家。山东省24小时自杀干预热线接线专家。致力于发展线上、线下心理咨询服务,激发大众积极心理状态,提升心理健康水平,主要提供心理咨询,个人职业发展,婚姻恋爱咨询、情感救助,企业eap等多方面服务,帮助个人及团体解决在生活、工作中碰到的各种问题。曾为地铁、银行、工会、部队、学校等大型机构与团体提供心理文化服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