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岛“心话”|教你一招!市北区职工心理健康服务站助你解开隔代抚养之惑

2019-11-25 14:25 | 青岛日报/青报网 | 刘丽娜

  近日,一场《隔代抚养的“痛”与“通”》沙龙,在湖岛街道宜昌路社区市北区职工心理健康服务站举行,此次沙龙,由青岛日报·青岛心理联盟特约心理咨询师于艳红老师主持。沙龙为三代之家的第一代爸妈代表与第二代妈妈代表们,创造了一次零距离倾听彼此真实反馈的时机:老一辈人既能理解中年儿女工作的不易,愿意为子女们尽一份力;中年人又能体谅到老人们的良苦用心,愿意承担并主动担当更多的子女养育责任。

△《隔代抚养的“痛”与“通”》沙龙举办现场。

  沙龙从畅谈对孙辈教养的不满展开。

  “吃饭长辈先动筷子,不论在家,还是学校,都应该做到。”李女士说。

  “孩子们不爱惜粮食。这不能仅仅怪他们,一是,父母做得不到位,我亲眼见到有位家长,只吃了一口馒头,觉得不好吃,就扔了。二是,在学校里,虽然规定吃多少打多少,但实际情况是吃不完饭,可以倒掉。在家里,我严格要求自己的外甥女,吃多少,盛多少,不能浪费。在学校里,也要求她不能浪费。”王女士说。

  “现在有些父母一味追求‘洋教育’,对国学一杆子打死,也是物极必反。国学里优良道德与基本礼仪,值得提倡。”黄女士说。

  “希望子女们少把孩子推给老人养,多尊重老人,少把老人当保姆。”董女士说,“我现在就在培养已经当妈妈的女儿自己做饭的能力,让她能在照顾孩子上,多一些自如。”

  “子女往往是把‘养’推给了老人,但把‘教’留给了自己。回头,爷爷、奶奶、姥姥、姥爷做得不好的地方,又落子女埋怨。”冯女士说。

  沙龙也谈到了隔代教育的局限性与现实困难,让参与的第二代妈妈们很有共鸣。

  “我们和子女在孙辈教育标准上的不统一,不利于孙辈成长。我女儿小时候,主要是她奶奶帮着带。有一次,女儿问我要钱买雪糕。我说,妈妈挣钱很辛苦,只能给她一点钱。女儿掉头就问奶奶要钱,奶奶要多少给多少。女儿还特意向我显摆。现在我在养育自己的外甥女的时候,就跟女儿的要求一致,绝不是我这边一套标准,女儿一套标准。”

  “我有两个孩子。老大是姥爷养大的,老二是我自己带。我自己带,虽然很辛苦,但是孩子跟我亲,我也不留教育遗憾。”乔女士说。

  “不过,现在竞争压力大了,作为子女,一边工作一边带娃,确实有他们的难处。”

  子女教育中,父亲的角色是怎样的?

  “爸爸平时一般很少说话,但是遇到大事的时候,孩子愿意跟爸爸商量。”徐先生说。

  “是呢,妈妈管得细、琐碎些,爸爸管大事。”无论是第一代,还是第二代妈妈们都认同。

  隔代抚养一个关键问题是相互尊重,最大的难点,在于婆媳关系。对于婆媳关系,家庭里的第一代有什么期待呢?

  “我跟儿媳妇说,大家彼此可以有争议,有争论。遇到事,我们也会各说各的。但是,觉得谁说得对,也许不会嘴上说服了,但是就不会再说了。会自然暂停。也就不再提这件事了。”张女士说。

  有争议、有暂停、有妥协,旧事不重提,这是来参加沙龙的朋友们的共识。